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文史E家

张学良口述汪精卫被刺过程

发布时间:2018-03-27  来源:文史e家微信公众号

  1935年11月1日至6日,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在南京举行四届六中全会。1日早晨7点多钟,中央委员会成员到中山陵参拜,回到中央党部大礼堂后,9时举行会议开幕典礼,汪精卫发表演说,强调国难的严重和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。接着,与会者到礼堂外合影。谁也没有想到,就在中央委员会成员们合影时,发生了刺杀汪精卫的事件。

蒋介石

  进行合影时,蒋介石迟迟未来,会议工作人员连催两次。最后,说是蒋已上楼,不参加合影了,于是摄影师才开始拍摄。合影毕,与会者转身上石阶,到会场开预备会。正在这时,忽然响起了枪声。起初,人们还以为燃放鞭炮呢。哪里知道是发生了暗杀。

  暗杀事件,是针对“九·一八”事变后国民党政府对日不抵抗方针的。日本自发动“九·一八”事变,侵占中国东北后,又向华北扩大侵略,1933年发动向长城进攻。1935年又发生华北事变,日本策动“华北自治”,逼迫中国中央政府的军政势力从河北撤出。国民党政府屈辱退让,后来以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应付。全国抗日救亡运动掀起高潮,反对对日妥协退让。“一二·九”运动就是在这时发生的。其时,蒋介石主持军事,汪精卫任行政院长,主持对日外交。汪精卫的对日妥协态度,遭到要求抗日的各派势力的反对。包括国民党中央内部也有一些人反对汪精卫的对日退让方针。监察院院长于右任曾怒斥汪精卫为“卖国贼”。就在国民党中央六届四中全会开幕时,南京晨光通讯社记者孙凤鸣行刺了汪精卫。

汪精卫

  不过,据有的记载,开始刺杀的对象为蒋介石,如可能,则同时刺杀蒋、汪。按照这种情况,恰巧那天蒋未参加合影,否则,蒋会遭遇不测了。

  参加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的张学良目击了这惊人的一幕。他向为他记录口述历史的唐德刚先生,讲述这一事件的一些情节,非常具体生动。

  张继抱住行刺者,张学良将其绊倒

张学良

  张学良回忆:国民党中央委员们合影时,晨光通讯社记者孙凤鸣混在记者人群中,向汪精卫连开三枪。孙凤鸣用的是勃朗宁手枪,击中了汪的面颊、胳膊和背部。汪精卫随即倒在地上。

  这时,站在汪精卫身旁的张继立刻抢步向前抱住刺客。张继,字溥泉,是国民党的元老人物,合影时他在前排。张学良站在后面,是站在第三排的。他惊奇张继这样大胆,抱住凶手。他说,幸亏孙凤鸣手枪里只有三颗子弹,都打光了。否则,如果还有子弹,行刺者会把张继打死的。

  开始,张学良还未定过神来。忽然,张学良看见行刺者挣脱要跑,他就向张继喊了一声,立刻跑下去帮他的忙去了。因为张学良以前学过点武功,他冲上去,就对着行刺者给了一个绊脚。孙凤鸣就倒下了。

  后来张学良才知道,事发后,汪精卫的一个卫士对孙凤鸣开了一枪,把孙凤鸣打伤了,孙凤鸣不行了。汪的卫士又踢了孙凤鸣一脚,踹了孙凤鸣一脚。

  据张学良说,其时,除电影拍摄人员还在继续拍摄,在惊慌中,其他人都已跑散了。当时就剩下他和张继两人。(实际上许多人都进会场准备开会去了)恰巧,张继是河北人,张学良是东北人,后来有的报纸报道,还是北方人厉害。

  《申报》对刺汪案的报道

  张学良回忆刺汪一幕的情形,与次日(11月2日)《申报》的报道大体吻合,只是在细节上有些差异。

  据《申报》报道:当天早晨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开幕典礼毕,九时半在中央党部第一会议厅门口摄影时,竟有暴徒一人拔出手枪,对汪精卫射击。汪中三枪仆倒。暴徒被中央委员张继抱住。张学良拍落其枪,猛踢其人倒地。汪之卫队开枪击中暴徒,暴徒当场就擒。还有一说法:暴徒就擒时,被汪精卫的卫士击一枪,伤腿部。一说,夺枪时,受到警卫之拳击。

  后来又有报道说:暴徒行凶后,电影科科长张冲查明,暴徒孙凤鸣手持手枪,系左轮手枪。孙就擒时,枪中还有两颗子弹未发出。张继拦腰抱住孙凤鸣时,如果孙凤鸣继续射击,那么张继就很危险了。

  张学良对那个卫士向孙凤鸣开枪很反感。他说:“本来我们是要把刺客抓。?蛭?飧,差点没把张溥泉打死。这个家伙过去就给孙一枪。我说,你怎么回事?张溥泉都抓住他了,你还给他一枪。你把他打死?我非常怀疑这个人。当时我在报告里说,我怀疑这个人,要查处这个人。我说都要活捉了,你还打他干什么?”

  蒋介石未参加摄影

  奇巧的是,那天中央委员会成员合影时,蒋介石忙于别事,未参加摄影。

  枪击案发生后,蒋介石立即从办公室出来,打电话找来医生抢救,将汪精卫送往医院。据载,他还亲自指挥将汪抬上救护车,亲送汪至医院。

  但是蒋汪之间有过矛盾,汪精卫在合影时被刺,而蒋介石恰恰未参加合影,蒋介石岂非有指使暗杀的嫌疑。汪精卫的夫人陈璧君就是这样想的,并对蒋指责。蒋则被蒙冤枉。

  事后,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叶楚伧表示自己承担责任,提出辞职。但中央委员会予以挽留。

  当时在场的张学良,也回忆蒋介石未参加照相的原因。照相时,大家等着蒋介石。张学良说:

  “那天很奇怪,蒋先生没出来。那天老先生并不是有意不出来。蒋先生没出来的原因,后来我们知道。他好像是因为阎锡山来,大家都鼓掌,而汪精卫进来没人鼓掌。好像这么一回事。还有呢,好像他跟那个秘书长叶楚伧,不知为什么,他(蒋先生)骂了几句,生气了,火了。他没出来。他在骂叶楚伧来的,也是因为汪精卫的事儿,也是因为李长浩布置得不合适,他生气了。”

  “本来大家在外面等着照相,那他不来了,所以大家就照相。因为没出来,后来惹出了好多闲误会。”

  “那么大家等他,后来说他不出来了,那就照相。一照完相,刚一转身要走,开枪了。”

  陈璧君其时的状况

陈璧君

  汪精卫被刺倒地后,汪精卫的妻子陈璧君极为镇静。张学良对陈璧君的表现甚为惊奇敬佩。

  张学良说:“我倒对这个陈璧君,觉得她了不得……事情完了,把铁门关上了,大家都跑了,进去了。汪先生他受了伤了,满脸都是血,搁脸上耷拉血,在那个柱子边上,就在地上坐着。”

  “我最后才进来,我一进来,汪精卫的太太她出来,跟我走个碰头。她问:哎,张先生,你看到汪先生没有?我说,汪先生不在那里吗?她看见汪精卫就过去了。汪精卫就哭了,跟她说:我完了!我完了!我要死了!”

  “这个女人。?阆,一个女人看见丈夫挨了枪,而她丈夫说,我完了。你想,她头一句话说什么?那不是做假的。好像人家问我你为什么救汪?那时候我也不能细想啊。那时候她也没有想。∷?钔艟?。她说:你刚强点儿好不好?我忘记她怎么说的了,反正意思是刚强点儿。”

  “她坐在我前头,我不知道汪精卫怕她不。我看着都怕。”

  张学良这段回忆很生动,把陈璧君在自己的丈夫汪精卫被刺后,这镇静神态叙述得非常具体生动。

  陈公博回忆的一些情节

陈公博

  出席那次会议的陈公博对此事件的记载,有几处可以参证。陈公博说:事件发生后,张学良走过来,见到陈公博,对陈说:“凶手拿着了,我一拳把他的手腕击倒,手枪跌落地。拿了他了。”

  后来,又听到两声枪响。我眼见大厦门首空地上睡着一人。警察还要拿驳壳枪打他。我急步上前止住警察:“不要再打,我们还要问口供。打死了,哪里得凭据!”

  汪精卫斜睡在地上,面上许多血,身上的西装和内衣全染透了鲜红的血。汪夫人(陈璧君)屈一只腿跪在汪先生的身旁,和汪先生把脉搏。蒋先生(蒋介石)也屈了一条腿在汪先生的右边,把着右手,只说:“不要紧,不要紧。不要多说话。”

  陈璧君对汪精卫说:“四哥,你放心吧。你死后,有我照料儿女。这种事,我早已料到。”

  陈公博的记载与张学良的回忆大致是吻合的。(曾景忠

[责任编辑:李臣]